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三師會 | 16th May 2007, 11:11 PM | 三師會消息 | (906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從徐步高事件看傳媒報導新聞的手法  (軼名)

 香港的傳媒透過不同的方法為大眾報導新聞事件,報章、雜誌、電視媒體也是其中的途徑。在大約一年之前,發生了尖沙咀廣東道行人隧道槍擊案,從而揭起了一連串槍擊案件的序幕,也翻起了一場「徐步高疑雲」。這案件距今已有一年多,雖然如此,到了現在人們仍對事件感到瀝瀝在目。原因大概是一連串法治的審訊,以及傳媒詳細反覆的報導。現從徐步高事件看傳媒報導新聞的手法,以下是個人的一些見解。  

 首先,我認為他們的報導是多麼的巨細無遺。在徐步高的審訊過程中,傳媒一直貼身報導。而報導的內容是多麼的詳細。法庭內的陪審團聽到幾多,我們也就聽到幾多。打開電視機看新聞報導,每天留意報章的頭條新聞,也就能夠了解到案件的進展以及當中的底韻。例如在麗城花園的恆生銀行劫殺案件中,法庭所用作證供的錄影帶,我們誘過電視也能看到,讓大眾能一覽幾乎是所有的呈堂證物證供。從這點可證明到,香港傳媒的報導十分巨細無遺。  

 還有,傳媒的報導都是新鮮、緊貼的。在徐步高的案件中,傳媒所報導的資料都是即時更新,他們更會即時把證物攝下來,務求讓大眾報導最更新的資料。再以麗城花園恆生銀行劫案為例,警方懷疑案件中匪徒所穿的那件紅色的衣服是徐步高擁有,更是當年比賽中得到的。傳媒為此更緊隨警方,追到設計那衣服並送給徐步高的人那裡去做訪問。從這點得出,傳媒報導新聞的資訊都是最更新及非常之緊貼的。  

 以上都是傳媒報導新聞時值得欣賞的地方。但另一方面,他們的報導的手法也有很多的弊端。例如他們的報導手法十分誇張。在徐步高一案中,他們大做標題,用上如「殺警狂魔」等惹人反感的字眼,影響疑犯在大眾心中的形象,也影響了「大眾陪審團」對徐步高所下的「判決」,有扭曲事實真相之嫌。與此同時,亦帶出傳媒的誇張報導對已死去的疑犯不公平的問題。  

 而且,他們連日不斷的追訪對當時人以及其家人和所有牽涉在內的人物造成相當大的滋擾,並形成壓力。在審查案件中,揭發了徐的私生活,公開了那些徐與其他女性的裸照。這不但侵犯了死者的私隱,更莽顧了其家人的感受。另外,電視媒體更趁機利用此案件為題緝錄一套劇集為「徐步高成魔之路」。這個做法實在令人咋舌。當中不但扭曲了徐的形象,更侵犯了其家人的私人,把嚴肅的案件變成謀利的商品。這幾點可見傳媒報導新聞時只顧道一己利益,而忽略了道德觀念。  

 總括而言,傳媒報導新聞能令人們對社會發生的事有更深的了解,對社會有很大的貢獻。但是用了一些錯的手法,造成了偏差,反為社會帶來更大的禍害。所以傳媒在報導新聞時應該自我審查,留意事件細節,評審每個做法的負面影響,更要照顧到受害人的感受。簡單來說即是要存有道德觀念,用客觀的手法報導,那事件的負面影響便能減至最低。

短評: 本文能配合傳媒的特性和適當地運用事件來說明自己的論點。同學可向所謂「自我審查」再作探討,深化自己的看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社會事件娛樂化  (黃浩賢)

 自從發生尖沙咀槍擊案後,充斥於各報章雜誌封面,盡是有關徐步高的負面報道:成「魔」之路、「魔」警實錄等,甚至亞視在案件後,審訊前播出了一集《徐步高事件實錄》,內容包括徐步高在零一年參加《百萬富翁》的片段。各方傳媒報導的過程和手法,彷彿令香港人追看一套連續劇、一本奇情小說,這反映了香港傳媒出現了「社會事件娛樂化」的現象。  

 新聞處理手法應該是怎麼樣的呢?是客觀、平衡、直接地把事件如實報導?還是以故事形式,從某一既定的觀點,加上感情演繹新聞?某些雜誌用「魔警」這一個負面的形容詞來形容尚未定罪的,仍是嫌疑犯的徐步高,是否公平適當呢?以娛樂新聞的報導手法來報導社會事時新聞,這種「社會事件娛樂化」又是否乎合傳媒專業的角色?  

 本文認為在現今資訊爆炸、商業競爭的年代,太多資訊和新聞並沒有道德上的專業規範,嘩眾取寵、煽情喧染的報導手法漸漸成為香港人的「公眾興趣」,而香港的傳媒為求賺錢,也不惜「社會事件娛樂化」,但這是不乎合傳媒的專業角色的。  

 在讀者對事件的批判能力和資訊接受程度不同的情況底下,「社會事件娛樂化」會誤導了部份讀者對徐步高事件的眼光,近來傳媒不斷大肆以「魔」來形容徐步高,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深信徐步高就是三宗血案的兇手了,實際上徐步高人己死,事件的真相已不得而知,傳媒不斷為事件作出似模似樣的猜測,以證徐步高就是「魔警」,但假若真相徐步高是無辜的,那麼傳媒不就是冤枉了徐步高吧,所以本文不苟同「社會事件娛樂化」。  

 香港傳媒應該維持傳媒應有的專業角色,以一種客觀、全面的手法處理新聞,作為商業機構之餘,也應該負上社會責任。專業的新聞機構,應要平衡讀者的資訊接受和閱讀能力,以正確的新聞內容給予讀者社會事件的正確導讀。

短評: 社會事件娛樂化的分析獨到,能點出當中問題所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從徐步高事件看「媒體暴力」(李安淇)

 「媒體暴力」意謂傳媒濫用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而使他人私隱受到侵犯令他人感到不安,甚至精神變得緊張煩躁。並將新聞的真實性刻意歪曲,以誤導讀者,藉此獲取更高銷量。現就徐步高事件分析「媒體暴力」。 

 在徐步高案未落幕前,傳媒早已大肆報導有關徐步高的案情。傳媒均為徐步高封上「魔鬼警察」,「狂魔」,「魔警」這些稱號。在事件有落實及定案前,傳媒已謬然以有色字眼標籤徐步高,除了對他做成不公平外,也誤導了公眾,包括陪審團,令審判結果對徐步高更為不利。這裡反映傳媒為提高銷量吸引讀者,刻意用標籤字眼誤導他人。

 傳媒在事件中亦明顯侵犯了他人的空間。傳媒在報導徐步高事件時,為得到更多的資料作報導,對牽涉案情的其他受害者家屬都不放過,干擾了他人的私人生活。這不免使受害者家屬感到不安及讓人感到雪上加霜,從而影響了他人的私人生活。傳巢將採訪需要的壓力加諸於他人身上,使他們的生活同樣感到壓迫感及受到精神上的困擾。媒體的暴力由此可見。 

 「媒體暴力」無疑帶來了負面影響。傳媒在報導事件時,在有意無意間地將徐步高的形象塑做成「正面除暴安良,背裡殺人如麻」的警察。然面,這是否屬實﹖無人考究。因為公眾大部分都視傳媒為新聞平台,而且相信傳媒所報導的會是事實,卻不自覺地受到傳媒所用的字眼所影響,誤信事件。 

 再者,徐步高即當事人已死,死無對証,傳媒更不會因而為自己所報導的負責。在整個報導過程期間,我們可見傳媒有意無意間代入了陪審團的角色,如為徐步高標籤,這些手法不免會使陪審團感到壓力,影響陪審團決定及其結果。反射作用對當事人及其家屬構成不公平。

 總括而言,現今傳媒濫用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有理無理地侵犯他人私隱,使他人在心理上及生理上均受到影響。雖然他們受著不同媒介的競爭,實在迫不得已,但身為專業傳媒便應謹守傳媒操守。傳媒是新聞平台而不是舞台,主觀及誇張字眼應盡量避免,不應刻意誤導,這樣「媒體暴力」才能得以紓緩。

短評:概念清晰、結構嚴謹

[1] 如何扮有風度

鉛鉛恭喜恭喜...^^


[引用] | 作者 鉛鉛 | 18th May 2007 9:0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可喜可賀

三師會網上廣播與協作計劃,讓有興趣的老師、同學得到了通識教育科的同儕學習平台,互相欣賞與鑑定時事,認識社會、國家、世界。

在此,祝賀匯知的同學與我在過去一年努力學習與認識通識教育科的根本精神。期許日後,你們繼續努力發揮關心社會、探究各項議題,認識世界的精神,發展獨特的個人眼界。

你們的學習促進者


[引用] | 作者 Steve | 19th May 2007 9:3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同學們加油啊。

讀大家的文是件愉快事!


[引用] | 作者 Kursk | 22nd May 2007 2: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